当前位置:主页>钢管要闻>
中国钢管企业遭美欧双反调查 课以615.92%重税
来源:  作者:本站

 “一重罪”——缺乏市场经济地位

  2001年中国带着双重身份加入WTO,一层是发展中国家,另一层是15年的非市场经济地位国家。这种旨在保护本国产业经济的贸易身份却使当前许多浙江出口企业陷入了自相矛盾的境地。

  以被美国商务部课以44.86%关税的浙江金洲集团为例,美商务部裁定金洲“双反”(反倾销,反补贴)定性来源于两个标准:

  1.金洲90%的原材料采购自包括宝钢、五矿在内的国有及国有控股钢铁企业,而这些企业直接受到政府扶持补贴,不具备“市场经济地位”。

  2.中国标准管件普遍享受13%的出口退税。

  欧盟裁定征收90%关税。虽然他们承认13%的出口退税合法,可是在本案中追溯26年的企业成长史,欧盟认为金洲在从乡镇企业转制到股份制以及股权变更过程中出现政府干预等脱离市场化的事实,所以不予认定市场经济地位。

  如果上述指控成立,那么美国及欧盟可以如法炮制将“双反”裁定套用在几乎所有的中国企业。政府在中国经济市场化过程中,既是主体又是监管者,怎么可能游离于体制转型之外?同时,中国的电力,煤炭,石油,钢铁等基础原料都掌握在国有企业手中,处于食物链中下游的企业没有其他选择。

  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要么中国服从WTO框架下对自由市场经济地位的全部要求;要么中国就说服WTO成员国将中国国有企业的市场化进程阶段长期纳入合法范畴。而这两点显然已经超出金洲一个地方企业的能力范围。


  我们可以明显发现中国商会/行业协会的功能缺失。金洲表示,案子整个过程中,中国五矿集团下属的进出口商会出面仅仅向18家涉案企业通报了美国商务部的立案调查事实及推荐了律师,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事实上,立案之初,大多数规模较小的企业都选择了退出。只有浙江金洲集团、天津双街钢管集团、潍坊东方钢管有限公司、江苏玉龙钢管股份有限公司四家大企业留下来抗辩。事实证明,这些积极抗辩的企业最后反而成了众矢之的,被征最高615.92%的重税,五年内痛失美国市场。这次“双反”指控应属行业摩擦,面对美国企业、美国商会/行业协会、美国商务部,这些抗辩企业需要独立支付高昂的诉讼费用,组织专门人力配合调查,还要面对举证中争取第三方配合的无力。所以才有了本文开头企业对发起抗辩的质疑。

  浙江现有登记在案的商会/行业协会1,126家,这些商会/行业协会往往是由行业内较大的几个企业牵头搞的民间交流会。这样的组织对内不能起到协调市场秩序、整合产业资源的目的,对外也缺乏组织协调抗衡的机制。企业在这种实力悬殊的对抗中被孤伶伶推上战场,几乎没有机会不成为炮灰。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